Jeurys Familia:紐約大都會隊持續進化的終結者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紐約大都會隊終結者(Closer) Jeurys Familia 季後賽至今共出賽 8 場,投 9.2 局,只被擊出 2 支安打,無失分,拿下 5 次救援。大都會隊的季後賽首輪對手:道奇隊,對 Jeurys Familia 的投球完全沒轍,連一支安打都打不出來。而國聯冠軍系列戰的對手:小熊隊,雖然勉強擊出 2 支安打,但始終無法突破 Jeurys Familia 持續進化的投球,連四場在 Jeurys Familia 手中結束比賽,讓他連拿三場救援,第四場比賽 Jeurys Familia 在比分差 5 分沒有救援點的情況登場關門,小熊就此毫無翻盤機會地被掃出國聯冠軍系列戰。

怎麼說 Jeurys Familia 是一位持續進化的終結者呢?

先拿一顆均速 93 英里、極速 96 英里(約 155 公里)的快速指叉球(Splitter)來說吧。

指叉球

在台灣普遍稱作「指叉球」的球種,事實上,在英文裏有更明確的細分類指向兩種球路:Forkball 以及 Splitter。由於兩者都是進壘時會忽然大幅下墬的球種,所以很容易搞混。要明確定義兩者的不同,簡單地說,也就是從握法來分:同樣都是叉開食指與中指,Forkball 的握法較為誇張,食指與中指叉開的幅度較大,而且以姆指為底與叉開的食指、中指成倒三角形,而 Splitter 叉開的食指與中指,則只比縫線向外開一個指幅左右。至於投法,兩者都是出手時手腕下扣,利用馬格納斯效應(Magnus effect),讓投出的球因為指叉握法所造成的阻力,一路消耗掉球投出旋轉所具有的前進動力,然後在進壘時動力耗盡而忽然大幅下墬。

由於指叉幅度愈大,所造成的阻力也愈大,Forkball 的握法所投出的球通常較 Splitter 慢,也因此,在特別需要區別這兩種球路時,一般都把 Splitter 稱作快速指叉球。

直到今年八月之前,Jeurys Familia 從未在任何一場比賽投過快速指叉球,但,9 月 7 日的國民隊主場,Jeurys Familia 就以一顆時速 96 英里的指叉球,極高調地三振了全聯盟最強打者--Bryce Harper。

由此,我們也開始注意到這顆比尋常快速指叉球還要快上許多的快速指叉球,似乎儼然成為 Jeurys Familia 對付左打的決勝利器,份量幾乎等同於 Jeurys Familia 用來對付右打的滑球。而且,這顆快速指叉球的打者揮空率高達 30%,比他原本已夠惡名昭彰的滑球(27%)還可怕。

滑球

之前談 Logan Verrett 時,曾提到大都會投手教練 Dan Warthen 很擅於教一顆快速滑球。

在去年,即 2014 年球季之前,Jeurys Familia 其實也沒有在任何一場比賽投過滑球。

四縫線快速球

所以,這位 26 歲、身高 6 呎 4 吋/ 體重 230 磅(193 公分/ 100 公斤)、來自多明尼加的右投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2007 年 7 月,紐約大都會以業餘自由球員身分簽下 Jeurys Familia,看中的顯然是他的四縫線快速球。Jeurys Familia 的四縫線快速球可以投到 98 英里(約 158 公里),由於一開始就在小聯盟擔任固定先發,Jeurys Familia 同時也投伸卡球(Sinker)曲球(Curveball)變速球(Changeup)

Jeurys Familia 在 2012 年 9 月藉由擴編初上大聯盟,直到 2014 年球季之前,Jeurys Familia 的角色始終在召上大聯盟待牛棚以及下放小聯盟當先發之間切換。不過,2014 年球季,Jeurys Familia 贏得投手教練 Dan Warthen 的信任,也練成了招牌快速滑球,終於被正式任命為大都會的佈局投手(Setup man),就此成為大都會的牛棚要角。

有趣的是:隨著 Jeurys Familia 成為比賽後段上場負責關門的牛棚投手,他的四縫線快速球使用率,則是愈來愈低。幾乎從 2012、2013年球季的 50%,將近要對半折扣成 2014 年的 28%。

伸卡球

Jeurys Familia 在擔任佈局投手,或者說是備位終結者(Closer),投得最多的球路是一顆 97 英里(約 156 公里)的伸卡球。這也是截至目前為止,Jeurys Familia 用來對付打者的主要球種。

我們不妨看一下 Jeurys Familia 上大聯盟以來,歷年使用球種的演進清單:

  1. 2012年:四縫線快速球(51%)/伸卡球(28%)/曲球(15%)/變速球(5%)
  2. 2013年:四縫線快速球(48%)/曲球(24%)/伸卡球(22%)/變速球(6%)
  3. 2014年:伸卡球(47%)/四縫線快速球(28%)/曲球(13%)/滑球(12%)/變速球(1%)
  4. 2015年:伸卡球(61%)/滑球(21%)/四縫線快速球(9%)/快速指叉球(8%)/變速球(1%)

2015年球季,也就是今年,由於原任終結者 Jenrry Mejia 藥檢未過,遭大聯盟禁賽,Jeurys Familia 順勢成為紐約大都會隊的終結者。

從上列球種清單來看,可以發現 Jeurys Familia 今年投伸卡球的比率,簡直就像 2008 年跑壘腳傷前的王建民一樣,然後,曲球不見了,而四縫線快速球的使用率,則繼續再降到幾乎快跟今年八月才開始投的指叉球一樣了。

持續進化

從 Jeurys Familia 的持續進化,我們也算見識到了大聯盟的強度。光是四縫線快速球投到 98 英里是不夠的,你還得搭配一顆 97 英里的伸卡球、91 英里的變速球、90 英里的滑球,或者 96 英里的快速指叉球。

大聯盟傳奇左投 Warren Spahn 曾說過一句非常睿智的話:「 Hitting is timing. Pitching is upsetting timing. 」

Jeurys Familia 的持續進化,其實就是一種傾其所有去擾亂打擊時機的努力:包括無中生有一種新球路,也包括不投你以為我會投的球。





回上方